大禮大同跨年之旅(上)

花蓮

意外帶了紀念品下山。

攝/Sarah

不是紀念章、紀念牌,也不是山上的空氣罐頭

是保溫瓶裡失去熱度的山泉水。

達道家的水有個特別的窯燒氣味

嚐起來像尚未加糖調味過的山粉圓

再加上淡淡的火烤焦味餘韻

突然莞爾,原來溫暖也可以有味道。

攝/Mao

自太管處出發時,遠方的薄霧也逐漸向我們靠近

我們在第一個休息處遇見了阿萣。

最難抵擋的,除了太陽,大概就是笑容的魅力了。

阿萣就是那種會令人不由自主跟著他一起微笑的人

明明就是初見,親切得彷彿彼此熟識已久。

阿萣說他家在赫赫斯,

最近家裡的櫻花樹開花了

有空的話就去他家喝杯熱茶

阿萣家的山櫻

我們沿路聊天,前後相伴地走在得卡倫步道上

忽然轟地一聲,伴隨腳下震動

從來未曾聽聞過炸山聲響的都市孩子,還以為是地震

霧散之時,我們抵達山頂的流籠站

往下一瞰,便見亞泥巨池

如煉獄般早已搬空整座山頭

對比遠方的太平洋與海岸山脈

更顯欺世暴行無情蒼白的醜陋。

山的傷痕

穿過松樹林,我們借用別人家的前院吃午餐
在簷下躲毛毛細雨,老屋散發淡淡的木頭香
blessing in disguise,提醒自己上山前裝備也要檢查一下
吃飽飯,到附近的教堂走走
攝/Mao
攝/Mao
攝/Mao
我們玩得不亦樂乎
攝/Mao
在大石壁休息片刻。第一次聽見山羌的叫聲
keep going

上午約10點起步,走過得卡倫步道、砂卡礑林道

下午4點前,我們抵達今晚的駐點,達道的家。

達道家有一片大埕

雖然沒能見到達道本人,

但從他精心經營的家園就可以看出他對這裡的愛

五顏六色花團錦簇、栽種蔬菜及果樹的後院

甚至還整理出一座可供大家眺望群山的平台

天氣晴朗時,舉目便是深邃雄偉的山壑

偶爾山嵐縹緲,更添遺世桃源與世無爭的仙氣

我們借宿的房間,窗外的風景不管晴或霧都美得讓人癡迷
爬山還能洗澡,實在太棒了
攝/Sarah
感謝阿香
在山上竟然還能吃到如此山珍海味
感謝同桌大姐

失去訊號的山中夜,沒有絲毫跨年夜的煙火氣

Sarah和珮用頭燈就寶特瓶點亮房間一角

還在抱怨阿茂怎麼沒把撲克牌算進打包清單時

窗外傳來靈轉的吉他聲…

兩盞太陽能燈便足以點亮前院的小棚屋

大家圍坐在火爐旁

聽著黃大哥的吉他聲,或唱或和

僅憑記憶作為線索的歌聲斷斷續續,卻不減熱鬧的氣氛

這畫面讓我想到Nicolas Bouvier在<世界之用>裡

和Thierry在巴爾幹半島尋找吉普賽聚落、想記錄吉普賽音樂的故事

樂曲及歌聲裡有自由快樂,也藏著對彼此的信任

 – 未完待續 –

拜訪日期:2019.12.31

在〈大禮大同跨年之旅(上)〉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