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法則>

books

「他們認為拍照會偷走他們的靈魂…」—《地震鳥》

認同相片攝魂。

不過若未來的展望依舊伸手可及,我不認為這算偷,頂多是保存。

先是鍾情《莫斯科紳士》之後才遇見這本書。

和《莫斯科紳士》的絕處逢生截然不同,《上流法則》講的是每個人都會遇上的事。

嬌縱不恭與單純真摯、雍容優雅與輕慢刻薄、狂妄執拗與直率正義、

羞赧寡言與儒雅博學、稚氣爛漫與成熟剔透…

如果同一人身上藏著相反的特質,那是敵人還是盟友?

善惡分明卻渾然不知自己聰明與野心的普通女孩進城,

繁華的紐約打開她的見聞,也打破她的認知,

壞人不承認自己是壞人,好人也不一定不會帶來傷害。

心碎一地。

於是她用聰明換智慧,至於野心,如果能隨著裙擺飛揚的當下起舞翩翩,

她會感謝成全。

作者以細膩的觀察刻畫每個人物,然後用精闢的啟示和灼見為角色畫龍點睛。

吊人胃口的劇情安排則大概在開頭1930年代的攝影展便定了調,直到看到錫哥如鬼魂般雙重顯影的畢業照,

你會發現自己即將難抵「命運」(或者說是作者)擺佈…

精彩的小說既敘事也造景。

不管是《莫斯科紳士》或是《上流法則》,

作者描摹場景的功力簡直堪比電影製造業。

《上流法則》像用文字在你腦海輪流放映《大亨小傳》和《越來越愛你》,

衣香鬢影、奢華如美式凡爾賽的宴會排場,八卦醜聞在歡聲笑語的酒酣耳熱中低迴…

雲煙過眼,曲終人散,

除了紐約越來越璀璨的夜景,昔日光景在愷蒂回憶中,漸漸只剩亮度不再的飽和色塊,

如爵士樂低沉迴盪,不給予希望,也不摧毀希望。

末日感濃厚的2020,

適合緬懷過往,也適合舉目未來,

最不適合的就是在現在四處流連,有拉桿的箱子彷彿成了最新的恐怖主義嫌疑對象。

託甜小姐的福,

得了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在台北留宿一晚,

有人陪我「脫離沈悶的無風帶,進入基本需求以外的蒼穹」,

每個環節都可圈可點,

但大概只有那支阿根廷的雷哈那多隆蒂絲,

讓人不但擺脫酷暑,還有脫離日常、重溫旅行未知的喜悅!

好適合夏天悶熱的天氣

Highlight:

我們讓自己假裝還在邁克斯的小店裡,桌底下膝頭碰著膝頭,海鷗在三一教堂塔尖盤旋;而新年帶來各種色彩鮮豔的展望,晃呀晃地引誘我們,還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人如果失去在平凡中尋找快樂的本領—門口台階上抽一根菸,或浴缸裡吃一塊薑餅,大概就是把自己置於不必要的險境了。

原來在錫哥和我長大成人那時候,我們兩個並不是站在門檻的兩邊;我們一直都肩並肩站在一起

人在情緒高昂的時候(不論是出於憤怒或嫉妒、恥辱或憎惡),如果下一句要說的話會讓自己感覺更舒服,那麼大概就是不該說的話。

偶然遇見某個人,迸出一些火花後,對於那種彷彿已經相識一輩子的感受,你心裡能覺得踏實嗎?在最初幾個小時的交談後,你真的能確定你們之間的連結如此特殊,可以不受時間與習慣的束縛?如果是這樣,那個人既然能完滿未來你的每時每刻,是不是同樣能一手顛覆?

多半時候,我思考的是不要做什麼。我回想過去幾年,一直被後悔和恐懼緊緊糾纏,後悔發生過的事,恐懼可能會發生的事;懷念失去的,渴望沒有的。這些欲求和不欲求,把我弄得筋疲力盡。就這麼一次,我想試試活在當下

這個習慣被生活擠到一邊去了,就像其他許多事情一樣—先是變得斷斷續續,然後偶一為之,然後消失在時間洪流中

我太清楚生活中教人分心著迷之事的本質,清楚我們的希望和野心,如何一點一滴地控制我們聚精會神的專注力,把飄渺重塑成真實,把承諾改造成妥協

讀到畢業照的段落之後,聽到了IU 的<時間之外>,覺得特別適合錫哥跟愷蒂,特別適合這個故事

《上流法則》 《Rules of Civility》

作者:亞莫爾·托歐斯  Amor Towles

譯者:謝孟蓉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博客來連結: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7017

發佈回覆給「тор браузер гидра」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