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禮大同跨年之旅(下)

花蓮

抵達立霧山觀景台前的路在腦中是清一色的灰階

即便有頭燈探照

也僅足辨認腳下落葉的形狀

彷彿「顏色」這種生命象徵是日光神聖的賦予

阿茂說,接下來是魔王級的斜坡,很滑,要小心!

「我們是走同一條路上來的嗎?」「是啊!」
太陽出來後,走回來時路竟然如此陌生

在我心裡,家鄉的山給人的初印象是野生而充滿未知的

若沒有先人闢路或明確的軌跡指標

不知路徑甚至未諳山性的我

下意識地害怕複雜林相裡潛藏的生命力會吞噬我無知的勇氣

突然很感謝眼前的領路人

因為他分擔了我們的顧慮、讓忐忑的心有地方安放

平安地走到這裡,還能收穫那麼多

山腳下萬家燈火仍沉睡在黑暗中

雲層之後日光迷茫

隱隱可見太平洋與陸地交界的輪廓

「看那邊!」

一、二、三、四、五,是F16的光點!

穿過縱谷的曙光列車起航

所經之處,民宅與田野的模樣漸漸清晰

海平面從黝黑轉變成魔魅的藍色

陽光隔著雲縫在海上投射慵懶的姿態

不知該如何形容這片如夢境質地的大海

只能一再凝視眼前薄霧氤氳,並希望自己永遠不要放下

by MAO

直到下山之後

偶然重播Sujfan Stevens的Mystery of Love

琤琮不斷的樂聲像透過雲層、隨風在海面波動的光影

低喃般的歌聲像正要甦醒的大地

也像亙古兀自拍打潮岸的浪

用過阿香與黃大哥準備的早餐後,0930出發

下坡的同禮步道,我們一起走過斷石殘堆、樹根錯節的路

還有天災過後無法修復的鐵橋

有些路平順或有良好的木棧作道

有些路窄小陡降,再差一點旁邊便是一去不返的斜坡

幾乎無暇欣賞身邊的山景

但暫歇時每每抬眼都是令人喟嘆的綠意世界

腳邊羽毛般華麗的蕨葉、盛著剔透露水的姑婆芋、

盤踞在樹頂的鳥巢蕨與偶爾懸在樹梢的松蘿…

在平地的第一場雨落下之前,我們抵達溪谷。

「等一下帶你們去個地方泡泡腳」

我在腦中想像沁涼的溪水帶走行路積累的疲熱

經歷彷彿無止盡的下坡地獄之後

潺潺的流水聲頓時成了山裡最響亮也最療癒的聲音

溪水的顏色在大理石巨岩的映襯下更顯夢幻

Sarah和珮熱血地跳下巨石擁抱更深邃的砂卡礑藍

完全不畏寒冷在水中嬉戲

在巨石上假寐片刻後,阿茂掏出背包裡的瓦斯

煮開熱水,替我們泡了一杯牛奶麥片

果然在山裡最簡單的生理需求能得到回應

便會誠心感謝生命的富足

收拾行囊,在歸途上迎接驟雨及愈來愈多的人群

告別之前,大理石巨岩上飛來了一支鉛色水鶇

拜訪日期:2019.12.31-2020.01.01

路線:得卡倫步道-砂卡礑林道-同禮步道-砂卡礑步道

by MAO
我們與阿香、黃大哥
by Sarah

大禮大同跨年之旅(上)

花蓮

意外帶了紀念品下山。

攝/Sarah

不是紀念章、紀念牌,也不是山上的空氣罐頭

是保溫瓶裡失去熱度的山泉水。

達道家的水有個特別的窯燒氣味

嚐起來像尚未加糖調味過的山粉圓

再加上淡淡的火烤焦味餘韻

突然莞爾,原來溫暖也可以有味道。

攝/Mao

自太管處出發時,遠方的薄霧也逐漸向我們靠近

我們在第一個休息處遇見了阿萣。

最難抵擋的,除了太陽,大概就是笑容的魅力了。

阿萣就是那種會令人不由自主跟著他一起微笑的人

明明就是初見,親切得彷彿彼此熟識已久。

阿萣說他家在赫赫斯,

最近家裡的櫻花樹開花了

有空的話就去他家喝杯熱茶

阿萣家的山櫻

我們沿路聊天,前後相伴地走在得卡倫步道上

忽然轟地一聲,伴隨腳下震動

從來未曾聽聞過炸山聲響的都市孩子,還以為是地震

霧散之時,我們抵達山頂的流籠站

往下一瞰,便見亞泥巨池

如煉獄般早已搬空整座山頭

對比遠方的太平洋與海岸山脈

更顯欺世暴行無情蒼白的醜陋。

山的傷痕

穿過松樹林,我們借用別人家的前院吃午餐
在簷下躲毛毛細雨,老屋散發淡淡的木頭香
blessing in disguise,提醒自己上山前裝備也要檢查一下
吃飽飯,到附近的教堂走走
攝/Mao
攝/Mao
攝/Mao
我們玩得不亦樂乎
攝/Mao
在大石壁休息片刻。第一次聽見山羌的叫聲
keep going

上午約10點起步,走過得卡倫步道、砂卡礑林道

下午4點前,我們抵達今晚的駐點,達道的家。

達道家有一片大埕

雖然沒能見到達道本人,

但從他精心經營的家園就可以看出他對這裡的愛

五顏六色花團錦簇、栽種蔬菜及果樹的後院

甚至還整理出一座可供大家眺望群山的平台

天氣晴朗時,舉目便是深邃雄偉的山壑

偶爾山嵐縹緲,更添遺世桃源與世無爭的仙氣

我們借宿的房間,窗外的風景不管晴或霧都美得讓人癡迷
爬山還能洗澡,實在太棒了
攝/Sarah
感謝阿香
在山上竟然還能吃到如此山珍海味
感謝同桌大姐

失去訊號的山中夜,沒有絲毫跨年夜的煙火氣

Sarah和珮用頭燈就寶特瓶點亮房間一角

還在抱怨阿茂怎麼沒把撲克牌算進打包清單時

窗外傳來靈轉的吉他聲…

兩盞太陽能燈便足以點亮前院的小棚屋

大家圍坐在火爐旁

聽著黃大哥的吉他聲,或唱或和

僅憑記憶作為線索的歌聲斷斷續續,卻不減熱鬧的氣氛

這畫面讓我想到Nicolas Bouvier在<世界之用>裡

和Thierry在巴爾幹半島尋找吉普賽聚落、想記錄吉普賽音樂的故事

樂曲及歌聲裡有自由快樂,也藏著對彼此的信任

 – 未完待續 –

拜訪日期: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