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ptyque Mimosa

lifestyle

又是多雨的時節

待在家裡 哪裡也不想去

書桌上擺著去年初秋買的「含羞草」(MIMOSA)

黑色的燭芯下

都幾乎快看見玻璃杯底了

剩下的薄蠟大概只夠再點一次

然後燭光會像火柴般消逝

捨不得點燃。

就像喜歡把愛吃的菜留到最後、

獨鍾的詩集總是讀得特別慢…

直到最後一刻

總是下意識覺得

陪在身邊的 才是真正的擁有

但之前我不是這樣想的

百分之九十九的燭蠟燃盡前

我認為,「氣味」也是一種擁有

雖然它飄渺的跟記憶的質地一樣

一開始買MIMOSA

是為了年末與閨蜜的溫泉旅行

想挑一個和秋末箱根山林相稱的氣味

但早該想到自己的自制力是多麽地不可靠

行李都還沒開始準備

我已經點上MIMOSA好幾回了

MIMOSA後來成了多雨台灣的味道。

使用心得:

草系的MIMOSA氣味當然不如

上一顆花系的MUGUET豔麗濃烈

未點燃的MIMOSA

氣味清雅的差點讓人懷疑它的存在

點燃時的MIMOSA

隨著天氣的變化會帶來不太一樣的感受

豔陽天時,

讓人聯想到的是清新新鮮的小黃瓜

但多數時候給人的感覺,像雨季

雨落下前壓抑滯悶的空氣

還有潮濕的土壤散發的雨後氣息

因為它的味道不突出

也不是典型大眾一聞就愛的味道

所以一開始

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它的味道

但點到後來

卻開始愛上這樣淡淡開始再默默散去的味道

細水長流的

彷彿最舒適最剛好的陪伴

所以它現在是我絕對會回購名單之一了XD

Diptyque Muguet

lifestyle

我的第一顆Diptyque蠟燭

是在大學時期買的Muguet

B09B1A0A-8E85-4CAB-992A-F8FD1669BA2B.jpeg

Muguet在法文是鈴蘭花的意思

為什麼會買這個味道?

得說到大一參加的Contiki…

那是我第一次到歐洲

十幾來天的旅程

除了我們三個小女生講中文

全車四十幾位都是得用英文才有辦法溝通的外國人

在運河與自行車之都的阿姆斯特丹會合

開始我們的旅程

走過慕尼黑的啤酒市集、

湖光山色的奧地利、

詩意又神秘的威尼斯、

第一次與雪親密接觸的瑞士、

Petro夜車奔馳的繁華巴黎…

我們的導遊Kate

送了大家Fragonard的香水小樣

當作臨別贈禮

EE7E653F-E277-45DF-8F1F-4C39876E2B60.jpeg

即便捨不得用

那一小管彷彿仲夏夜夢境的芬芳

總有一天也會消逝

EE329D96-5A8B-44B9-89E4-4E2CC3CC7735.jpeg

所以

當我發現Diptyque竟然也有鈴蘭的蠟燭時

欣喜若狂!

想著終於有一種唾手可得的方式

能延續這段美好的記憶

但我必須承認

它們兩者聞起來的味道並沒有很像(聳肩苦笑

不過點燃了Diptyque Muguet

卻意外地勾起我大學宿舍生活的回憶

現在看來倒也是另一種收穫:)

使用心得:

Muguet的味道是很馥郁的花香

以我個人來說

Muguet的「存在感」很強

即使沒有點燃

香味也算濃烈明顯

很適合單純當作房間的背景香

但我不喜歡點太久

不然空氣會太壓抑逼人